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272 痛哭流涕总相宜

作者:饼干馅面包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沈孝一听说沈婉竟然去了沈忠家,黑着脸二话不说地就去了沈家的院子。

    沈孝一进门,就听到沈婉正哽咽着说着自己后悔了,当初鬼迷了心窍,不听爹的话,日日睡醒都是湿了枕巾的。

    沈孝只是脚下一顿,迈开步子就跨了进去,沈婉正低头哭得伤心,似是没有看到沈婉进来,指着放在一旁的包袱,一样一样的打开, 每年爹的生辰,我都给爹做了鞋袜并一件衣裳,这么多年,一年都不曾落下,原本以为这辈子是没有机会送出去了,哪成想,竟然会有重新回家的一日……

    说得有多悲惨,哭得就有多惨。

    沈婉不经意地一抬头,就看到了站在堂屋里的沈孝,吓得脸都白了,忙不迭地擦干了眼睛,弱弱地冲着沈孝叫了一声“爹”,然后就有些惊慌失措地冲着沈忠道,“大伯——我——我先走了——只是不知道下回,啥时候能见着了。”

    沈忠早就心疼不已,哪个小娘子会不犯错,她家的团团就是懂事的再早,以前也没少犯错。沈婉也是从小懂事,也就是这么一回栽了这么大的跟头,哪成想就是连一个悔过的机会都不会再有,这一辈子都要为当初的错误负责。

    “正好,你爹来了,你们父女俩好好地说说话,婉儿你也跟你爹赔个不是。”沈忠做着中间人,让沈婉给刚进门的沈孝配个不是。

    沈婉上前几步,扑通一声地就跪倒在沈孝的面前。

    沈孝冷着声音说道:“你这是做啥!”

    “爹,女儿错了,求爹原谅女儿!是女儿糊涂啊!”沈婉以头磕地,一下一下重重地磕在地上!

    王婶生怕这人的磕出事儿来,赶紧将沈婉扶了起来。沈婉拒绝,沈孝还没有原谅她,她怎么能起来呢!沈婉低头,又将脑袋往地上撞!

    沈团团看着直抽气,敢情这不是自己的脑袋?

    王婶大意了,原本以为沈婉柔柔弱弱的一个小娘子,她已经是伸手扶着沈婉,主动给了沈婉台阶下,但是哪成想,沈婉却是推开她的手,趁着她不注意,又是磕了几下!

    王婶接收到了沈团团的“你行吗”的眼神,王婶不服了。也不管沈婉愿意不愿意,愣是拖着沈婉站了起来!王婶到底是做惯了活的,不费多大的功夫,愣是将沈婉给提了起来,沈婉下盘稳稳地扎着,想要将自己保持住往地上跪的姿势,但是怎及王婶的力道。

    沈婉正在心里暗忖着到底是什么时候得罪了王婶,思来想去,发现也不熟,没道理会得罪了王婶。但是王婶手下的力气却是真真的,这会儿仍拉着她的胳膊,不让她跪下!

    沈婉就算是做了妾,那也是没有做过重活的,怎么可能是王婶的对手。王婶提拎着沈婉,拖着走了俩三步,就离着沈孝远远的。

    沈孝:……离我这么远有几个意思?怕她伤害我?还是怕我伤害她?

    沈婉哭红了眼,再加上额头上已经渗出了血来,看着更是可怜。

    沈忠到底还是心疼沈婉,毕竟沈家只有沈团团和沈婉俩个闺女,再说沈婉这一番表态也不似是作假的,且沈孝这么急吼吼的过来,眼里又带着别样的情绪,沈忠以己及人,想来沈孝也是放不下沈婉的,这会儿只是碍于情面,不好留人。沈忠顿时觉得自己肩上的责任有些重,肩负着二弟一家子和睦的重任。沈婉虽然做错了,但是沈孝还能一辈子不原谅自己的亲闺女?

    沈孝:……大哥,求不要多想。

    沈孝黑着脸,还没有说话,就听到沈忠已经做主将事情给揽了下来,宽慰着沈婉。“婉儿如今知道错了,也算是不算晚,回头跟你爹好好地服个软,你爹那还能生气,都是一家人,没得让外头看了笑话。”

    沈团团就呵呵了,这么多年沈婉就像消失了一般,但凡有心的,怎么可能不带个口信回来,如今突然回来,必定有事。沈婉就像是她娘柳氏一样,是一个无利不起早的。这般惺惺作态,也就是她爹是个瞎的。

    沈团团不经意地扫了一圈,只一眼就愣住了,她嫂子蒋惜念正在擦眼泪!

    这么明显的套路,她嫂子竟然看不穿?!

    瞧着这阵势,手里的这一条手帕都已经能拧出水来了,看样子可是不止哭了一小会儿,难不成是从沈婉开始说话的时候就开始哭了?

    讲真,眼泪要不要那么多!

    沈团团不停地给沈长致使眼色,沈长致只能无奈地干瞪眼,“你能耐你来啊!”

    沈团团挤眉弄眼,“那是你媳妇,你有义务要教导你媳妇识人!”

    沈长致不甘示弱,“戏精那么多,我能咋办?”

    “说得好有道理。”

    沈团团和沈长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蒋惜念哭湿了一条帕子后,又不知道从哪儿掏出了另外一条帕子,还是一条花色的帕子,举起帕子就在擦眼泪……

    沈团团:……你媳妇深藏不露啊。

    沈长致:……承让承让。

    沈婉看到哭得稀里哗啦的蒋惜念,不由地悲从中来,拉着蒋惜念的手,一口一个嫂子,比沈团团叫的都亲热。“嫂子,你不知道,我这是心里苦啊!我那会儿被退了亲,万念俱灰,只想要嫁出去别连累了家里人就成。家中摊上了这样的事情,一听说还有人愿意娶我,我就晕了头了,哪还想得到给人做妾是咋样的。也是怪我年纪小,见识浅,这才被人三言俩语地哄了去,这么多年,我这日子日日难熬,想归家却也没脸,所幸如今家中一切都好,我也就放心了!”

    沈婉梨花带泪,一番哭诉下来,蒋惜念的第二条帕子成功地就义了。蒋惜念伸手往袖子里一摸,摸了个空,不死心地又摸了另外一个袖子,又摸了个空。蒋惜念还没有反应过来,就看到了一条干净帕子。

    “干净的,放心的用吧。”沈团团往蒋惜念的面前递了递帕子。

    蒋惜念感动地收下,“团团,你太贴心了,回头,我洗干净了还你!”说着,又红了眼眶。这一回,不知道是被沈团团感动的,还是又想起了沈婉的不幸遭遇!

    反正沈团团是分不出来。“也不是特别贴心,就是一顺手的事情。”沈团团摆摆手,浑然没有放在心上,“哎哟,看我这记性,这转个背就忘了事情。嫂子,这帕子不是我的,那是我哥的,回头你洗干净了,给我哥就行!”

    沈长致一看到那个帕子,他就已经知道了这是他的!压根就不用沈团团提醒。

    但是,蒋惜念不知道啊,拿着已经沾了她眼泪的帕子,也不知道如何是好!是要继续用呢,还是要还给是沈长致。

    也不知道上头有没有沾上了污秽物,比方说,鼻涕……

    蒋惜念吸了吸鼻子,想要感觉感觉她的鼻子刚刚有没有被感动地痛哭流涕。

    沈团团听着身边小声的吸鼻子的声音,忍不住开口道:“别吸了,我已经看到那个粘稠的液体了!”

    “啊——”蒋惜念大叫一声,捂着头就冲了出去!

    沈婉伸手想拉人,只碰到衣角就看到蒋惜念一阵风似的奔了出来,“哎——嫂子——”

    “别叫了,丢人丢大发了,一时半会儿是见不到人了。”沈团团凉凉地说道。

    沈婉低头,“我是不是又闯祸了?我看,我还是回去吧,见了自家人一面,我也放心了。”

    不等沈婉走出去,就被沈忠给拦住了。沈忠呵斥了一声沈孝,“二弟,这是做啥!这些年,你也不是不担心婉儿,这会儿人在面前了,难不成还能将孩子往外赶?说不定在别人家里头日子过得艰难,就想着见咱家人一面才有动力活下去的。”

    沈团团挑眉,没想到他爹竟然这么能说会道,差点儿就将她都给说服了。

    沈孝的脸上缓了缓,这些年,他也陆陆续续地听村子里的方家的闺女方杏儿说过罗府的情况。原来,沈婉是嫁给了罗府的大少爷作妾,而方杏儿是做了罗府的老爷的继室。一样的年岁,生生地比方杏儿小了一辈,还只是一个抬不起头来的妾!

    沈孝有心不想打听这些, 但是架不住村子里看热闹的人太多,就算是沈孝不想打听,也会有人特意到他家门口堵人,说着沈婉如何如何凄惨!早俩年倒是只是说说妾室的地位如何凄惨,只是打从今年开始,说的最多的就是,罗府的大少爷娶了正妻了!没有沈婉提成正室。

    有了正房的妾室,只用脚趾头想想,这日子自然是不好过。

    沈孝动了动脚趾头,若是日子好过,沈婉恐怕也不会回家来。

    几年未见,沈孝对于沈婉,当真没有剩下多少的父女情义了,光是一想到自己在遭受牢狱之灾的时候,这个闺女竟然只想霸守着家中的银子和田地,压根就不想着救他,沈孝的心就硬了。

    这会儿,要不是沈忠开口了,沈孝说不定早就赶人了。

    “婉儿,咱别理你爹,你爹就是个牛脾气,就算是心软了也说不了软话。”沈忠愣是留了沈婉吃了晚,等天擦黑了,才送了沈婉回去!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