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865章 活体禁制,祖血

作者:挥斥方遒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没想到是这样的东西。”

    凌九霄面露难色。

    所谓的**禁制,乃是一种生灵!

    倒不是说它们生来就是禁制了,而是它们可以成为禁制!

    有的强者甚至饲养繁殖,只为培育滔滔不绝的**禁制。

    不过,后来出了一番变故,这一类生灵倒是被杀了个一干二净。

    虽不明说,理由大概和劫兽被葬入无尽虚空相差不多。

    惹了不该惹的存在!

    所以,当今下界,**禁制只是一个传说,没有多少实物可言。

    没想到能够亲眼得见,凌九霄说不意外就是假的了。

    “吱吱”

    仿佛察觉到了凌九霄的窥视,**禁制发出吱吱动静。

    **禁制呈现蜈蚣模样,通体有着蚊子大小的符文流转,非常恐怖。

    它有着不弱的灵性,一下子就认出了,自己之所以这么不舒坦,就是面前的男子干的好事!

    “它在护住黄金劫兽的记忆。”

    “它的存在,大概是为了保护黄金劫兽倒不是害怕情报泄露,而是防止有人搜魂的时候,伤到了它的灵智!”

    “我不断搜魂,简答粗暴,险些伤了黄金劫兽,它不得已而为之,出来庇护黄金劫兽,所以我有机可乘,查探到了黄金劫兽的记忆!”

    凌九霄越想越觉得是这么一回事。

    在他几番尝试之下,还真的验证了这个道理**禁制乃是为了保护黄金劫兽而存在!

    “就怕你没有弱点,只要你有了弱点,一切都是很好办事的!”

    凌九霄眼放精光,摩拳擦掌。

    果不其然,在凌九霄的几番尝试之下,黄金劫兽的记忆被他逐点逐滴窃取。

    **禁制为了保护黄金劫兽不受伤害,已经耗尽全力,倒是没有空闲功夫理会凌九霄了。

    因为它得到的命令,是庇护黄金劫兽的安危。

    至于记忆只是它被人放置在识海的这个位置罢了。

    一旦转移了,就没有任何的保护效果。

    黄金劫兽的记忆很多。

    只因它不同寻常的族人,它一直保持思考,思量如何带着一族逆袭。

    不过,凌九霄不是第一次搜魂,他只挑有意义的记忆查看。

    “这是得到了一位主宰的支持?”

    凌九霄越看越是心惊!

    虽然黄金劫兽不甚清楚一族的计划,可是它地位尊贵,多多少少还是知道一些内情。

    其中,就有提及,这一切都是来自一位主宰的手笔。

    这一位主宰,甚至在当年轰开了无尽虚空,让它们逃了出来。

    “能够轰开无尽虚空的主宰是谁?”

    凌九霄惊愕之余,想起了一人。

    此人是帝皇和万灵两位主宰都需要联手方能对付的存在。

    只是凌九霄不清楚对方姓甚名谁,只因帝皇没说。

    说了,对凌九霄没有好处。

    然而,这不妨碍凌九霄联想到这一位神秘人物。

    “呼此事关乎重大,等我完事之后,还是直接将黄金劫出吧。”

    凌九霄默默想道。

    这一件事牵连太大了。

    竟然包括了主宰。

    这已经不是他能插手的了。

    当然,如果帝皇在此,凌九霄指不定还会跟着看看热闹。

    不管怎么说,帝皇是一个怎么作死,都不会死的人。

    凌九霄自问性命只有一条,死了,就没有了。

    他可不敢如此胡作非为!

    “接下来是取走它的魂血。”

    凌九霄将神念收回,思量着取血的事情。

    魂血是很特殊的血液,一个不好,黄金劫兽的生死就会被凌九霄掌控,真正的生死就在一念之间。

    为此,不论是谁,都对自己的魂血格外看重,不会随意交给别人。

    正是如此,魂血能够通过某种方式,变成一些意想不到的东西。

    “譬如祖血!”

    凌九霄眼前大亮。

    对,如果是得到了魂血,他说不定可以通过魂血,制造一个祖兽化身!

    这样一来,莫说成为伪神了,即便要他冲击神灵,又有什么可怕的!

    他说干就干,动手抽取魂血起来。

    “吱吱!”

    凌九霄刚一动手,**禁制顿时发出了警报。

    见状,凌九霄皱了皱眉,可他无暇分神理会**禁制,沉吟一番,断定动静不会传出,旋即全心全意抽取祖血了。

    与此同时,劫兽大长老的眼睛蓦然瞪大,露出了惶恐之色。

    “大,大长老?”

    一旁的仆从被大长老的反应吓坏了。

    这可比小十九死去的时候,夸张了十倍不止啊!

    “它,它出事了!”

    大长老怔怔说道。

    “大长老,是谁出事了难道!”

    仆从刚想问个清楚,但是很快又想到什么,跟着色变。

    没错,值得大长老如此惊慌失措的,只有一个人!

    “快,传令下去,一级警戒!”

    大长老怒道。

    当今的劫兽一族,虽然还有几尊黄金劫兽存在。

    可是全都年纪过大,维持一族还可以,但是振兴一族却万万不能!

    故而,劫兽一族真正的希望,还是被凌九霄擒住的黄金劫兽。

    不过,就在刚刚,黄金劫兽体内的**禁制却传来了求救之声。

    说明黄金劫兽正在遭受生死大难。

    一个不好,就会陨落。

    如此险境,叫它如何镇定?

    定要全军出动,将黄金劫兽救回。

    毕竟,它一直没有明说的是,巅峰神族的计划,关键正是它的重孙!

    少了它,整个劫兽一族根本复兴无望。

    因此,它的重孙万万不能出现变故啊!

    “大长老,这是要干什么?难道我们要一起暴露吗?”

    “可不是么?如果我们这样出动,绝对会被发现了。”

    “到时候,哪怕不会被一网打尽,估计都会损伤惨重!”

    劫兽一族的族老全都大惑不解。

    大长老长长地吐出一口气,如实告知。

    事关重大,它是连族老都没有告知的。

    事到如今,即使它还想继续隐瞒,都是瞒不下去了,除非将重孙的生死置之不理。

    “这”

    得知大长老如此劳师动众的理由,在场的族老都是懵逼了。

    它们谁都没有想到,内里还有这样的一层奥妙!

    巅峰神族的计划,竟然大长老的重孙!

    “这么重要的事情,大长老你为何之前不说?”

    有族老痛心疾首地说道。

    假如说了,它们断然是好生护住一族的希望,岂会任由它到外面乱闯。

    现在好了,闯出大祸了,这要如何收场?

    “此事不能说啊!”

    大长老叹息说道:“若是我说了,你们这么明显的护住,肯定会被族人察觉。万一有的族人落入敌人手里,恰好搜魂得到这些情报,保不准他们会发现此事。”

    对此,众多族老倒是无法反驳。

    的确如此,在今日得知这一件事之前,它们对于黄金劫兽都是非常从容,任由它胡闹。

    一举一动,都是正常至极,哪怕被人察觉它们这里有黄金劫兽亦是无妨劫兽一族还有好几只黄金劫兽呢,又不止它一只,即使要针对,都针对不到它头上了。

    可是暴露了它是关键,一切就不同了。

    肯定会露出马脚。

    如此一来,它们的大计泡汤的机会太大太大,难怪大长老一直隐瞒!

    “没想到是这样的东西。”

    凌九霄面露难色。

    所谓的**禁制,乃是一种生灵!

    倒不是说它们生来就是禁制了,而是它们可以成为禁制!

    有的强者甚至饲养繁殖,只为培育滔滔不绝的**禁制。

    不过,后来出了一番变故,这一类生灵倒是被杀了个一干二净。

    虽不明说,理由大概和劫兽被葬入无尽虚空相差不多。

    惹了不该惹的存在!

    所以,当今下界,**禁制只是一个传说,没有多少实物可言。

    没想到能够亲眼得见,凌九霄说不意外就是假的了。

    “吱吱”

    仿佛察觉到了凌九霄的窥视,**禁制发出吱吱动静。

    **禁制呈现蜈蚣模样,通体有着蚊子大小的符文流转,非常恐怖。

    它有着不弱的灵性,一下子就认出了,自己之所以这么不舒坦,就是面前的男子干的好事!

    “它在护住黄金劫兽的记忆。”

    “它的存在,大概是为了保护黄金劫兽倒不是害怕情报泄露,而是防止有人搜魂的时候,伤到了它的灵智!”

    “我不断搜魂,简答粗暴,险些伤了黄金劫兽,它不得已而为之,出来庇护黄金劫兽,所以我有机可乘,查探到了黄金劫兽的记忆!”

    凌九霄越想越觉得是这么一回事。

    在他几番尝试之下,还真的验证了这个道理**禁制乃是为了保护黄金劫兽而存在!

    “就怕你没有弱点,只要你有了弱点,一切都是很好办事的!”

    凌九霄眼放精光,摩拳擦掌。

    果不其然,在凌九霄的几番尝试之下,黄金劫兽的记忆被他逐点逐滴窃取。

    **禁制为了保护黄金劫兽不受伤害,已经耗尽全力,倒是没有空闲功夫理会凌九霄了。

    因为它得到的命令,是庇护黄金劫兽的安危。

    至于记忆只是它被人放置在识海的这个位置罢了。

    一旦转移了,就没有任何的保护效果。

    黄金劫兽的记忆很多。

    只因它不同寻常的族人,它一直保持思考,思量如何带着一族逆袭。

    不过,凌九霄不是第一次搜魂,他只挑有意义的记忆查看。

    “这是得到了一位主宰的支持?”

    凌九霄越看越是心惊!

    虽然黄金劫兽不甚清楚一族的计划,可是它地位尊贵,多多少少还是知道一些内情。

    其中,就有提及,这一切都是来自一位主宰的手笔。

    这一位主宰,甚至在当年轰开了无尽虚空,让它们逃了出来。

    “能够轰开无尽虚空的主宰是谁?”

    凌九霄惊愕之余,想起了一人。

    此人是帝皇和万灵两位主宰都需要联手方能对付的存在。

    只是凌九霄不清楚对方姓甚名谁,只因帝皇没说。

    说了,对凌九霄没有好处。

    然而,这不妨碍凌九霄联想到这一位神秘人物。

    “呼此事关乎重大,等我完事之后,还是直接将黄金劫出吧。”

    凌九霄默默想道。

    这一件事牵连太大了。

    竟然包括了主宰。

    这已经不是他能插手的了。

    当然,如果帝皇在此,凌九霄指不定还会跟着看看热闹。

    不管怎么说,帝皇是一个怎么作死,都不会死的人。

    凌九霄自问性命只有一条,死了,就没有了。

    他可不敢如此胡作非为!

    “接下来是取走它的魂血。”

    凌九霄将神念收回,思量着取血的事情。

    魂血是很特殊的血液,一个不好,黄金劫兽的生死就会被凌九霄掌控,真正的生死就在一念之间。

    为此,不论是谁,都对自己的魂血格外看重,不会随意交给别人。

    正是如此,魂血能够通过某种方式,变成一些意想不到的东西。

    “譬如祖血!”

    凌九霄眼前大亮。

    对,如果是得到了魂血,他说不定可以通过魂血,制造一个祖兽化身!

    这样一来,莫说成为伪神了,即便要他冲击神灵,又有什么可怕的!

    他说干就干,动手抽取魂血起来。

    “吱吱!”

    凌九霄刚一动手,**禁制顿时发出了警报。

    见状,凌九霄皱了皱眉,可他无暇分神理会**禁制,沉吟一番,断定动静不会传出,旋即全心全意抽取祖血了。

    与此同时,劫兽大长老的眼睛蓦然瞪大,露出了惶恐之色。

    “大,大长老?”

    一旁的仆从被大长老的反应吓坏了。

    这可比小十九死去的时候,夸张了十倍不止啊!

    “它,它出事了!”

    大长老怔怔说道。

    “大长老,是谁出事了难道!”

    仆从刚想问个清楚,但是很快又想到什么,跟着色变。

    没错,值得大长老如此惊慌失措的,只有一个人!

    “快,传令下去,一级警戒!”

    大长老怒道。

    当今的劫兽一族,虽然还有几尊黄金劫兽存在。

    可是全都年纪过大,维持一族还可以,但是振兴一族却万万不能!

    故而,劫兽一族真正的希望,还是被凌九霄擒住的黄金劫兽。

    不过,就在刚刚,黄金劫兽体内的**禁制却传来了求救之声。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