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979章 我之前是疯了吗

作者:木又门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只不过这种安静只持续了一分钟不到。

    一分钟后。

    很快,秦古的一双眼珠开始骨碌碌乱转。

    转动了几十圈后。

    一抹狡猾笑意在他嘴角浮现。

    随即靠着墙顺势向下一坐。

    盘膝坐上冰冷石质地面。

    后背向墙面上一瘫。

    一副大爷模样坐舒服了后。

    抬起右腕。

    冲着腕表上几个隐蔽按键一通按后。

    咝!

    腕表传出一阵细微声响。

    满脸不正经。

    秦古一声轻咳,却以极其严肃而沉重的语气开了口。

    “我是秦古,我有重要消息向指挥所汇报。”

    “在汇报之前,我必须向指挥所里各位大人们致以诚挚的歉意,我错了!”

    “我的错,在于之前一段时间的经历太过顺风顺水,以致我整个人都膨胀了!”

    “而且膨胀至非一般地步。”

    “没办法,谁让我以往一直有一个强大的九星猎手大人做后盾呢?”

    “是以,在极度膨胀的心理下,我以为什么事都难不住自己,只要我愿意,且付出努力,一切困难都能克服。”

    “可眼下我却突然发现,我错了,而且是大错特错。”

    “具体错误体现的地点是。”

    “第一,我向指挥所隐瞒了一些重要信息,那就是,在十几天前,其实我已完成混入隐村的基本任务,那就是大概圈定隐村污染者的嫌疑范围,这些嫌疑人,是隐村四大武道家族中的一个,年龄最长者,名叫贾晴空,就目前种种迹象显示他身上的嫌疑最大,不过我却推测,真正嫌疑污染者有七成,是出自他亲生的几十名年青子女中。”

    “第二,我瞒着指挥所制订了一个计划,想要在计划开始实施前不久,再通知指挥所里的大人们,当然,之所以隐而不报,我没什么坏心思,只是不想这一危险系数极高的计划被大人们强行命令中止。”

    “但现在我却陡然清醒,不仅清醒的意识到自个实力有多么不足,智商依旧还有待提高,甚至惊恐发现,隐村于十几天后,也就是现在的走势已完全脱离了我的预测与掌控。”

    “我还没准备动手,那名躲藏在隐村里的污染者,却通过我的合作伙伴,悍然以另一种方式向我宣战了。”

    “他宣战所导致的后果是,我不得不在明天深夜十一点前,将准备并不完善的计划提前实施。”

    “大人们,救命啊,明天晚上你们一点要按时赶至。”

    “否则我和我的小伙伴,恐怕都会集体折在行动中,而且我们也不知道能坚持多久。”

    “更重要的是,一旦我们失败,貌似在这二三天来,已然再一般进化升级的隐藏污染者,按眼下种种迹象来看,很有可能比我们预计中,提前得大一段时间,对整个隐村上下数百万人下手!”

    最后三句话。

    秦古一改原本严肃与沉重的语气。

    直接换上了一种充满悲伤与恐慌,甚至带着几丝小哽咽的语气发声。

    白露瞪大眼睛一直看着他的表演。

    当表演结束时。

    她满脸满眼都是后悔。

    似乎悔得不仅是肠子,连整个人都青了。

    全身颤抖着,在酝酿什么。

    三秒后。

    突然她张嘴尖声呐喊。

    “我之前是疯了吗,居然会选中你,且答应与你合作?”

    “万万没想到,你居然是这样的人。”

    “明明行为上是一副懒散而狡猾的状态,你是如何做到,语气上却严肃凝重得如真诚在忏悔一般,甚至说着说着,还将自个都说委屈了。”

    “天,你是不是人格分裂?”

    “如果是,我真是白痴,居然会选中这样一个猎手当合作对象,怪不得事态会演变成到现在这种地步。”

    “好吧,看来即便是死,我自个其实也占了很大一部分责任,根本怨不得旁人。”

    秦古惊呆了。

    看着披头散发,瞬间从白大小姐完成向白大疯姐华丽变身的白露。

    简直是难以置信。

    话说对比他与她之间的行为状态。

    换谁,恐怕最不愿意合作的对象都是她吧?

    腹诽归腹诽。

    但好在秦古还勉强剩下一丝节操,知道白露为何会如此失控的深层次原因,至少有他三分之一的责任。

    是以呆了呆后。

    还是忍不住严肃的纠正其认知上错误。

    “你错了,人格分裂可不是我刚才表现的模样。”

    “想见识真正人格分裂者是什么样的行为模式吗?”

    “我告诉你啊……”

    白露一脸崩溃地看向秦古。

    但眼神却在他开口好心纠正自身错误时,剧烈地波动了两下。

    “哦,你居然知道真正人格分裂者的行为模式,那么你仔细说说,人格分裂者到底会呈什么样的状态,最好举个鲜活的实例给我听听。”

    在秦古话还未说完之际,一道淡漠而平静的女声突然响起。

    秦古小眼一瞪。

    瞪大至溜圆。

    话只说出一半,还未来得及没说出的另一半,被他自己强行吞了回去。

    因为这声音他熟。

    哪怕只听到一个字,也能直接分辨出其主人的真实身份。

    女神大人?

    呃。

    她是如何做到神不知鬼不觉,悄然空降隐村内的。

    脑袋那个一转。

    秦古眼珠随着脑袋转动,于狭窄却灯火通明的通道里心虚狂瞟。

    除了他与白露,再也没能看到第三道人影。

    别说人影,就连鬼影子都没看到一道。

    小眼眯了眯。

    嘴角微微一抽。

    下巴一点一点机械的往下压。

    直至压到视线可以清晰看到自个双手的幅度。

    没错了。

    声音明显来源于自个的右手处。

    准确的说。

    是右手手腕上一直佩戴,从未离身的腕表。

    原本从外观上怎么看,也如一块普通金属腕表般的腕表,现在却已然变得普通不起来。

    因为不知何时,其腕表表面上居然弹出了一小块,三四岁孩子巴掌大小的半透明屏幕。

    再仔细一点看。

    就会看见,此半透明屏幕上有两张人脸。

    其中一个是童颜绝美的龙恩清。

    刚才开口发问的显然也是她。

    但另一个人在屏幕上的出现,却导致此刻的秦古全身冷汗直冒,简直比听到隐村污染者已经准备好宣战,并企图在短时间内将整个隐村里,所有人都污染化的消息时,来得更为惊恐。

    原因无它。

    背后说人事非,却有很大可能被当事人抓了个正着,绝对是一件令背后说人事非者既尴尬又惊恐的事情。

    毕竟在这种铁一般事实面前,被当事人疯了般暴揍一顿,乃至事后报复,背后说人事非者也会因理亏而不得不生生受着。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