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五百零五章 公民的决意

作者:荆柯守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特洛伊广场是一个可容纳上万人的空间,广场中央一个圆形喷泉,喷泉中心位置立着宙斯的雕像。

    广场每隔一段距离就有一位神灵雕塑,其中有阿波罗、赫拉、赫尔墨斯、雅典娜等神灵。

    此刻,广场上靠近宫殿位置站满了前来参加公民大会的公民,大家相互交头接耳,议论纷纷。

    少顷,国王在宫殿里出来,一步步走上广场上高台,环视四周,人群变得鸦雀无声,大家满怀希翼看着国王普里阿摩斯,等待着发言。

    国王缓缓开口,声音铿锵。

    “各位公民,我是国王普里阿摩斯,这次召集大家,主要还是要让大家决议出使希腊的人选。”

    “大家都知道,我曾经派安忒纳沃斯当和平使节,持着和平的橄榄枝前去希腊,要求希腊人对抢劫姐姐赫西俄涅赔罪,并将她归还回国,可是希腊人却嘲笑着,使安忒纳沃斯在希腊受尽屈辱,被希腊人赶了回来。”

    国王说到这里,脸上已是悲愤,而公民也露出了同仇敌忾表情,一国使者被赶出去,这是对特洛伊的挑衅!

    新一代公民早就习惯于自己城邦的强大,这怎么容忍得了?

    国王扫看了公民一眼,很是满意,其实当年特洛伊毁灭,年轻的普里阿摩斯一手把特洛伊重建成现在的规模,他的威望很高,当下继续说:“既和平的方式不能使希腊人赔罪,不能让姐姐赫西俄涅早日归国,那我想让人率领一支强大的部队,用武力来实现用礼节无法实现的目的。”

    安忒纳沃斯此刻激动站了出来,第一个明确支持了国王建议,只听他回忆:“各位公民,我,安忒纳沃斯那时作使节在希腊遭受的侮辱,使我日日夜夜备受煎熬,每当我回忆起这段往事,我就痛苦万分,怪自己不能为特洛伊王国挽回失去的尊严。”

    安忒纳沃斯情绪激动起来,挥舞着手:“希腊人都是和平的狂人,战争的懦夫,上一次我带着和平而去,却受到了这些狂人的怠慢和侮辱,这一次,我们应该用强大的武力使那帮懦夫明白特洛伊王国的尊严不容侵犯和践踏。”

    安忒纳沃斯的讲话激起了公民对希腊人的强烈愤慨,他们愤怒着,咆哮着,一致要求用战争来使狂妄的希腊人受到教训。

    这时,一位年事已高的特洛伊人潘托斯从人群中站了出来,只见他双手微微举起下压,稍稍平息了公民怒火。

    “各位公民,在我童年时,曾经听父亲奥蒂尔斯说过,神灵曾传下神谕,如果将来拉俄墨冬家族中有一位王子从希腊带回一位妻子,那所有的特洛伊人就会面临灾难。”

    “因此,我们不能受战斗荣誉的迷惑。朋友们,让我们还是在和平安宁中生活,别把我们的生命在战争中作赌注孤注一掷,那样的话,也许连最基本的自由都会失去。”

    人群中发出一片嘟哝和唏嘘。

    “潘托斯是危言耸听,神谕,我怎么没有听过?”一位年纪跟他差不多的老人说着。

    “潘托斯值得我们尊敬,但他老了,追求安稳舒适生活我们能理解,但我们所受的屈辱一天不洗刷掉,丢失尊严就一天不夺回。”

    “没有了尊严,我们就不可能获得安稳舒适的环境。”这是一位中年公民说的话,并且获得了许多人的称赞。

    “对,我们只有用强大武力才能使懦弱希腊人明白特洛伊已经不是以前的特洛伊了。”

    每天都有几十艘来自希腊各城邦的商船经过达达尼尔海峡,这时都要交纳税费,这也是多年来特洛伊富庶原因之一,但是希腊人经常与之产生摩擦,这就是因为特洛伊曾经被希腊人打败和毁灭。

    因此这一位年轻公民的话,获得周围公民的强烈认同,没有威严,怎么向诸邦的商队抽税呐?

    这可关系着所有人的福利。

    大家都对潘托斯建议表示了强烈不满,要求国王普里阿摩斯不要理睬一位年事已高的老人的恐吓,而大胆把心中决定的事付诸于行动。

    且大家一致认为,此次出使希腊的最合适的使者就是帕里斯王子。

    “埃萨库斯和赫勒诺斯王子是预言家,平时是合适的使节,但现在,我们需要的是武力的王子。”

    “赫克托耳不能去,能斩杀海妖的帕里斯王子,才是我们中意的人选呐!”

    面对公民的热情,裴子云不得不上台,他走到高台上:“各位公民,刚才就有人责备我——帕里斯,你是最合适的人选,为什么不去呐?”

    “可各位值得尊敬的公民,我才刚从伊达山回来,不通礼仪外交,怎么能去出使希腊?而且我才迎娶了俄诺涅不久,想在城中多留一阵,去希腊的话,至少要一年的时间,太久了。”

    台下各位公民哄然大笑,因帕里斯这样直白的话,而好感大增。

    当即就有人表示:“安忒纳沃斯倒精通礼仪外交,但受尽了屈辱,还被赶了回来,现在正是需要一位武力强大的王子去出使希腊。”

    又有城中的贵族表示:“至于俄诺涅的怀抱是很好,不过我们会给予补偿,可以给帕里斯十个处女奴隶当女仆。”

    说到这里,又一阵大笑。

    裴子云回应:“可我的哥哥赫勒诺斯以及值得尊敬的潘托斯都说有着神谕,说我去希腊不好,会给特洛伊带来灾难。”

    台下公民群体回应:“如果神灵使你犯了错误,那我们就一起承担。”

    裴子云眼光向国王普里阿摩斯看去,只见他微不可查轻轻点头,就知道火候到了,就说着:“即是这样,我就不推辞了。”

    话一落,眼前出现一梅,并迅速放大,变成一个半透明资料框,带着淡淡的光感在视野中漂浮,数据在眼前出现。

    “任务:人民的决意——诸神的意志不可违抗,但你(帕里斯)不能承担引发战争的责任(完成)”

    裴子云才一点,眼前顿时一黑,有了异相。

    就见自己顶上,笼罩着浓郁黑气,形成黑云,更可怖的是,云气伸出许多蛇头,似乎要吞噬周围一切。

    这时蛇不断在云中游向公民,随着游过,而太阳熄灭了光,广场上呼啸着地府的幽灵,公民们傻笑着,眼中却充满了泪。

    不过这异相只是一瞬间,转眼命运点又增加了一个,并且发布了新任务。

    “任务:寻找新的盟友(亚马逊王国)”

    “我的黑气减少了七成,但并没有凭空消失,只是转移到了公民身上,不过历史上,公民都为特洛伊流干了血,而特洛伊城破后,人民几乎全部被屠杀,转移不转移,其实结果是一样。

    “只是帕里斯个人,获得一点生机。”

    “寻找新的盟友?”

    “也对,历史上亚马逊其实并没有派兵来,只是女王的个人行动。”裴子云沉思的想着。

    “希望帕里斯王子此次出使希腊能够凯旋归来。”而公民并不知道变化,一位长老还在说着。

    “胜利!”

    “雪辱!”

    “凯旋!”

    广场上人群齐齐呐喊,声音直冲云霄,可见特洛伊人对几十年前惨败的耻辱,以及对胜利的渴望。

    “既公民大会全体公民决议通过帕里斯为出使希腊使者,帕里斯可不能辜负大家的期望,一定要拿出你最勇猛一面,让狂妄的希腊人知道我们特洛伊的强大。”国王普里阿摩斯说着。

    “同时,为了给帕里斯的出使壮大声威且增加使者团的实力,我决定在伊达山上建造一座工场,重新建造大型战舰。”国王再次下达了一个命令,要在伊达山上建造一座工场。

    “召集城中的公民,进行训练,有武器不足者,可由国库平价卖出。”

    公民大会解决城邦的一切重大事件,每个公民在公民大会中都有选举权,每个公民都有可能被选为议员,每个公民都要轮流参加陪审法庭,但是也承担着义务,这义务最重要的是——战斗。

    公民必须自备甲胄武器参加军队,每个战士的甲胄、武器、马匹,都是由自己出资购办,而不是由国家供给,国家只承担战斗时的各种各样后勤开支。

    不过总有相对贫穷的公民,这时国库平价卖出武器,以真正武装到每一个公民。

    “现在离出使希腊还有一段时间,赫克托耳,我现在派你出使夫利基阿,你要争取获得夫利基阿王国的支持,并且和他们结成同盟。”

    “是的,父亲,我一定不负所望。”赫尔托尔郑重说着。

    “帕里斯和伊福玻斯先一同到邻国珀契尼亚,争取这个王国的支持和结盟。”国王普里阿摩斯布置的井井有条。

    “父亲,我们要争取更多的盟友,邻国珀契尼亚,我觉得伊福玻斯去就可以了,我有一个更好的地方去,就是更远的亚马逊王国,我愿意为父亲争取到亚马逊人的支持和结盟。”裴子云站出来表达了不同意见,说出了自己筹谋去的国家。

    “我还听说亚马逊也出现了怪兽,我想协助亚马逊女王解决掉怪兽,这样可以更好争取友谊,方便获得支持和结盟。”

    历史上亚马逊的女王彭忒西勒亚还是率军来援特洛伊,主要是因她打猎时看到一头梅花鹿,举枪掷去,不料误中她心爱的妹妹希波吕忒,导致复仇女神追杀,任何献祭都无法平息女神的怒火。

    彭忒西勒亚希望借助远征来摆脱困境,因此她挑选了十二个女战士来到特洛伊——虽都是女英雄,但不是成建制的军队。

    而且,彭忒西勒亚来的太晚了,几乎没有发挥什么作用就战死了,要是早些时间来,或可以给予希腊人更多的杀伤。

    国王普里阿摩斯欣然同意裴子云的这建议,毕竟能多争取一位盟友,对特洛伊来说都是百利而无一害。

    国王环视全场:“各位公民,此次我们即将面临战争,但我们军队的数量却远远的不够,我希望在场的小伙子们能够拿出你们的勇气,为特洛伊王国战胜希腊人贡献你们最大的力量。”

    “散会。”

    散会当场,特洛伊青壮年表现出了足够热情,纷纷报名入伍,为即将到来的战争做出他们的贡献。

    特洛伊人此刻斗志昂扬,他们比任何时都渴望战争,勇气与决心使他们对这场即将到来的战争充满了信心。

    裴子云也跟着退场,看着这些:“现在,一切都是集体的意志,这些人在历史上,的确为特洛伊流干了血。”

    “现在,长老安忒诺尔怕已经有了异心了吧?”裴子云目光一闪,看了看一个脸色阴沉的老人。

    不过,公允的说,不算异心,只能算是想着退路——安忒诺尔帮助国王重建特洛伊建立,立下了功,但是在特洛伊之战中,此人一开始就反对战争,鼓动国王把海伦交还换得希腊人的退兵。

    并且在希腊使者来时,就款待和保护希腊人的使者,因此在城破后成少数幸存者,特洛伊人尸体都是这一家安葬。

    不过,这也是人之常情,并不是所有人都希望建立霸权,获得大国的荣耀。

    有一部分人只希望安享现在的富贵,虽然这很可笑,就算是特洛伊期求和平,希腊也会发动战争,不会允许特洛伊和平崛起。

    裴子云缓缓摇了摇头,以前在前世看到这段故事时,总觉得可以改变,甚至为特洛伊的毁灭而感到遗憾。

    现在才明白,不但希腊要战争,特洛伊也要战争;不但国王要战争,公民也要战争;不但人要战争,神也要战争。

    谁阻挡,谁就立刻粉身碎骨,这不,哪怕是安忒诺尔长老,都只能迂回反对,而不能与民意相抗。

    就算是高高在上的诸神,也没有和平的方法来解决希腊和小亚细亚的矛盾,解决诸神之间神力秩序的矛盾。

    而自己,只能在战争中努力壮大,争取那一线生机。

    “这是不是所谓的小势可改,大势难改?”裴子云想着,却加快了脚步去马车,准备立刻回到自己的府邸,马上就又要出使亚马逊了,哪怕是新婚,总是离别多,相聚少,他不由叹了一口气。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