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二一零章 南下

作者:回头大宝剑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在场的所有人全部起身,躬身迎旨。

    于上月派出的骑都尉曹操,成功救援皇甫嵩后,在双方合力之下,却仍未能击破黄巾。

    刘宏急功近利,迟迟不见各地捷报,就又召开了廷议。

    崇德殿里冷场了许久,卫尉杨彪终于走出,朝天子作了一礼,说何不遣北境的吕奉先南下讨贼。

    这是他父亲杨赐的意思。

    当时刘宏轻拍脑门,喜上眉梢,“哎呀呀,朕怎么忘了这头并州猛虎!鲜卑人都能拿下,何况区区蛾贼?”

    遂即刻拟旨,令人星夜赶往并州。

    “吕将军,接诏吧。”

    小黄门念完旨文,将诏书合起,递了过去。

    别看这些小黄门职位不高,年俸也仅六百石,却是时常伴在皇帝左右。

    有时候他们一句话,也许会在不经意间,改变天子决策。

    吕布脸色有些难看,顿僵着身子,迟迟不肯起身,他不知道这个旨该接,还是不该接。

    “咋?你不接?”

    小黄门的眼神变了,语气里透着股阴阳怪气。

    严信赶忙捅了捅妹夫的胳膊肘,要是不接的话,就会按抗旨论处,那可是砍头斩首的大罪。

    天子之令,大于世间一切。

    在吕布极不情愿的接下诏旨,高喊了声‘谢陛下隆恩’后,严信又悄悄将两块金饼塞到了小黄门的袖袍中。

    年轻的宦官瞥了眼严信,又掂了掂那金饼分量,虽有怠慢之嫌,好在还算懂规矩。

    “好了,本使的任务完成,就此告辞。”小黄门将双手背在身后,转身往院门外走去。

    “宦寺,不留下来吃些酒吗?”严信客套的挽留起来。

    “免了,陛下可还在等着咱家回去复命。”

    小黄门冷漠着脸,目露不屑,不留任何情面的直接拒绝了。

    邋遢的肉食,再加上山野间的粗糠野菜,还有一群不修边幅的脏汉,他光想想,都觉着糟得慌。

    小黄门走后,宴席很快就落下了帷幕。

    主宾之间,有人欢喜,有人忧。

    天子下来诏令,就算吕布千万个不情愿,也不得不奔赴南方的战场。

    六月十七,三百六十五天里极为普通的一天。

    刘宏限吕布五日之内,整备集结军队,南下讨贼。

    今天,是最后一天。

    也是在歇息大半年后,即将重新踏上征程的日子。

    而此时的吕布却依旧穿着平日里的粗麻衣,坐在内堂门外的石凳上,左右轻摇起脑袋,用鼻尖去蹭着女儿粉嘟嘟的小脸,乐呵呵的说着:“小玲绮,叫爹爹,叫爹爹……”

    在屋内给吕布收拾行囊的严薇莞尔笑然,小家伙才刚刚满月,除了咿咿呀呀,哪里还会吐露其他文字。

    要叫爹爹,怎么也得等满了周岁才行。

    她细心将丈夫平日里常穿的衣物叠好,放进行囊,又放了些吕布爱吃的果子点心。

    父女两在门口玩得开心,一身戎甲的曹性出现在院门口。

    他也不进来,站在院门外朝吕布喊道:“头儿,弟兄们已经集合完毕。”

    逗着女儿的吕布脸色笑容有过一瞬的僵硬,尽管不愿,也还是点了点头,应了声:“晓得了。”

    随后起身,抱着女儿走进里屋。

    吕布先轻手轻脚的将小家伙放上床榻,然后脱去外衣,坐在榻边。

    妻子严薇走了过来,蹲下身子,为吕布穿好蛟莽靴,等吕布起身,又为他披上战甲、戎装。

    轻轻的系好腰间狮蛮带,葱白的手指抚平起袖袍上的褶皱。

    她想了许久,这些话本不该说,但她还是说了:“你大可不必每场仗,都冲在最前头的。”

    吕布愣了下,随即摇了摇头:“我是将军,如果我都不冲在前面,那谁还敢再往前冲?”

    不过他很快就明白了严薇话里的意思,笑了起来,极为自负的说着:“薇娘你放宽心,以你家夫君的武艺,有谁能伤得了我!”

    话是这么说,可哪一场战役厮杀,不是生与死的博弈。

    当初吕布北击鲜卑人时,别人都说风光无比,可坐在家中的严薇,哪天没有在担惊受怕?

    在吕布宽阔的胸、背上,遍布着各种触目惊心的伤痕,新的旧的,加在一起拢共三十九道。

    这些,她都一一数过。

    看着严薇有些发红的眼眶,吕布心软下来,点头说道:“好好好,为夫答应你,尽量不冲在前面。”

    低下头,趁着妻子给自己戴头冠的机会,偷偷在她额头啄了一下。

    严薇俏脸微红,娇嗔一声:“没个正形,玲绮看着呢。”

    “看着就看着吧,亲自己的媳妇,难道还犯法了不成?”

    吕布说得理直气壮,然后将妻子揽入怀中,享受这最后的温存。

    小半柱香的功夫之后,吕布出了屋门,走向院外。

    郡城之外的原野上,衣甲整齐的两千骑迎风而立。

    这些士卒的眼中透着兴奋与期待,他们大多都是去年才入伍的新兵,对前方的战场充满了期待。当然,令他们最为亢奋的是,率领他们的人,是驱逐胡虏、赫赫有名的飞将军。

    这个在并州已经被传神了的人物。

    吕布没有出动手底下最为精锐的两股人马,他显然也有自己的顾虑。

    南方战乱不断,北方局势同样动荡。

    鲜卑人修养半年,已渐恢复了些许元气。若他们知道吕布率着大队人马去了南方,准会来劫掠复仇,留下狼骑营和陷阵营,多少会令他们产生一些忌惮。

    而隶属于汉王朝的南匈奴,此时也正值内乱不断,随时都可能窝里反,吕布要留些人,保证能够支援过去,助于夫罗顺利登上单于之位。

    出了郡城,望着侯他多时的两千儿郎,吕布大声吼道:“今天,我们奉诏讨贼,两千人平平安安的去。我希望回来的那一天,两千个人,也一个不少!”

    “凯旋!凯旋!凯旋!”

    马背上的两千骑卒目光炙热,高扬起手中兵器,激喝起来。

    “将军,保重!”前来送行的高顺等人,也都抱拳恭送。

    送行队伍之中的严薇,满目不舍的挥了挥手。

    “哇~呜哇~”

    怀中的小家伙突然嚎啕起来,任严薇如何拍哄,都无济无事。

    即将出征的吕布听到哭声,立马勒转赤菟,从前方折回。

    来到妻子面前,他跳下马背,伸出手去:“薇娘,让我再抱抱小东西。”

    男人一旦有了牵挂,天地再大,也只有此处,才称得上家。

    小家伙到了吕布怀中,像是通了灵性,啼声而止,细嫩的小手扒着父亲脖子,如何也不肯放开。

    时辰一到,纵使千万不舍,吕布也只能将小家伙递回到妻子手里。

    他大步往前,听着身后女儿的大声哭泣,他这个当父亲的,心如刀绞。

    骑上赤菟,吕布强迫令自己不要回头,画戟往南一挥,厉声喝道:“目标,南方颍川!”

    “嚄!!!”

    阵阵铁蹄,声如雷。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