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046闺蜜也是妈

作者:红豆醉相思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秦玉急忙的叫着她,她怕再找不到妈妈,其实生离比死别,让人更加牵肠挂肚,忧心难受。

    “妈!你别走……”秦玉急匆匆的追上去几步,一把拉住刘素华,随后回头仔细看了看病房里面面目全非的病人,若不是眼神好,看见床头的病牌上名字,她怎么也分不清,里面包裹严实的人,会是她认识的人。

    宋和宾!居然是宋和宾!

    难怪那一次哥哥受重伤差点丢掉性命,巴子急匆匆的来医院说要找人,现在回想起来,巴子当时得到消息就没再找下去,原来他要找的人,居然是哥哥!

    秦玉心底震撼,综合心里所有知道的讯息,基本上得出了一个这样的结论:哥哥很可能是宋和宾的孩子。

    虽然不知道上一辈子的人到底发生过什么事情,可妈妈的态度眼神,早已经无声说明了一切,妈妈这辈子过得日子都是在自暴自弃,她深爱的男人,正是里面重伤生命垂危的这个男人。

    因为妈妈仅仅只是一眼,就能从几乎一堆面纱之中,感受到一个人的气息,只有爱深入骨髓,一个人才能如此了解的,几乎不用眼睛就知道爱人在哪里的敏感。

    刘素华被秦玉抓住手臂,她没有挣扎,没有说话,没有一点反应,伤心欲绝的她简直就像是一个行尸走肉,完全没了气息,安静的让秦玉感觉到害怕。

    秦玉心里有点慌,她从来没有看见过妈妈像今天这个样子,妈妈身上像是没了生气,以前不管妈妈多么性格暴躁哀怨不赖烦的对她,秦玉也没有像此时此刻的害怕难受过。

    不管怎么说,不管妈妈怎么对待她,秦玉都能感受到,妈妈就在身边。

    只是现在,妈妈就在眼前,她的手就拿在自己手里,却觉得,妈妈忽然消失了,没有一点气息,存在于宇宙混沌之间,这种感受,让秦玉担心的简直心惊肉跳了。

    “妈!别走,他……他说不定什么时候什么时候醒过来,你一定想看见他……醒过来的睁开眼睛的样子吧。”秦玉泪如雨下,无声的滚落。

    她的话说的极其缓慢而沉重,心里有种说不出的难受感觉。

    都说孩子是父母爱情的结晶,是一个男人与女人之间的感情升华,可秦玉此刻心里无比明白了。

    爸爸遇到王芳之前,心里从来没有放下过文鸳,跟妈妈在一起或许完全因为他的善良,可他的心骗不了自己,无论如何也做不到对妈妈发自内心的情感流露。

    妈妈对宋和宾的爱已经不言而喻,或许这么多年来她所有的生活都是在自暴自弃,她想用一切办法来掩饰自己的心痛,可一切都是于是无补的。

    思恋是缠人的魔鬼,融入骨血,想要摆脱,是无比艰难,这一点,秦玉此刻能清晰的感受得到,因为她的思恋,也在她身子里面肆意肆虐,让她怎么也摆脱不了。

    尽管心里没有怨恨,可失落难受,还是那样苦涩,让秦玉觉得,自己就像是不该来到这个世界一般,或许没有自己,爸爸妈妈不会被痛苦折磨这么久,或许他们能早点分开,哪怕是独自去暗处舔舐他们自己的流血伤口,也比两个不爱的人,捆绑在一起生活来的幸福那么一点点,因为一个人的时候,是没有人来打扰自己跟自己心中人神思交流的。

    “妈……”别走。

    秦玉想说的话,在哽咽在喉咙中的声音之后,她再也说不出一个字了。

    她甚至能清晰的体会到妈妈面对自己的心情,是自己的存在,一遍一遍的提醒妈妈,妈妈正处在痛苦的深渊,秦玉原先只是不怪妈妈对自己态度不好,现在却觉得,妈妈对自己的态度是该多么隐忍,才没有咬着牙一刀杀了自己。

    “我去找你哥来,万一,我不想他走了也不知道,自己有个亲生儿子。”

    刘素华的话说的极其平静,静默的丝毫没有波澜,跟以前的她完全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

    秦玉微微一怔,尽管妈妈的话她已经猜到的,可听妈妈亲口说出来,秦玉还是心酸痛着。

    妈妈这些年不管怎么对待别人,对哥哥好像都是不闻不问的,见面也是有种客气的笑。

    现在秦玉才知道,看见哥哥凝望时候的,妈妈眼目中的遗憾不完全是因为哥哥天生残疾,还有哥哥的身份,只有哥哥能让妈妈彻底平静,完全回归自我,这一点就算小锦也比不上,妈妈对小锦的好,似乎更多的是一种亏欠的补偿,所以纵容,想想这么多年,妈妈跟哥哥说的话,循循善诱谆谆教导,那才是一个身为母亲,对子女完全无私的深刻教诲。

    “哥不在锦绣城。”秦玉闪烁着泪光的眼,看着妈妈无比清冷的背影,红的几乎能滴出来血。

    “我知道,我去给依兰打一个电话。”

    刘素华没有回头,说的话依旧没有一丝温度,只是,秦玉能听得出来,妈妈所有真心的热情温暖,都在哥哥身上。

    宁静的小山村,鸟语花香的清晨,华光白露在晨曦中流光溢彩,却一点也不能让人沉重的心情轻松起来。

    秦双的脸阴沉的赛过传说中的包公,看着躺在床上的王芳,若不是王芳看出什么一直紧紧拉着他的手温和安慰的笑着,秦双能回头冲到上官彪面前,一拳把他打死算了。

    王芳的命在兰茵村里老中医的合力挽救之下,算是保住了,可她肚子里面的孩子却没那么幸运,刚刚成型的孩子,已经失去了来到这个世界看一眼的机会。

    秦双悲痛欲绝,双目猩红,却强忍着愤怒,一直安慰的笑着安慰王芳,不愿王芳更加难过。

    王芳的脸上笑意一直洋溢着,可谁都看的见她的笑容一直在颤抖,那些抖动的痕迹,就是心中难以忍受的痛苦溢出来的痕迹。

    “对不起……”上官彪靠在门口门框上,身子有些无力,嘴里说出来的话,似乎凝聚着他身子里面全部的力量。

    “你以为说一句对不起就行了……”秦双暴跳如雷,想回身去找上官彪,却发现自己的手还在王芳手里紧紧攥着,此刻王芳攥的更加紧了起来。

    王芳知道秦双的所有事情,秦双对她没有隐瞒,她知道秦双这些年不是不恨,而是一直用善意包裹了心中的那份恨,想办法消融它,自己的事情秦双的恨破壳而出了。

    若是没有恨过的人不会明白,恨是一种双刃剑,它发自自己的内心时候,早就把自己的心给伤的鲜血淋漓了。

    王芳自己生活在怨恨中不少年,能体会到这种切肤之痛,又怎么能忍心让秦双也承受这种无言剧痛,她一把拉住秦双,几乎用尽全力。

    因为用力,牵动刚刚失去孩子的身子带来无比剧痛,王芳忍不住一声闷哼,原本惨白的脸上痛出来一层细密的汗来,跟着是接连的剧烈咳嗽。

    “小芳!”秦双担心及了,他回头急切担忧的看着王芳,扶着她安然躺好,哪里顾得上去找上官彪。

    “双哥哥,别难过,我们还会有孩子的!就算没有了,我们还有自强,小玉,小锦,我们是儿女双全的,你不要难过。”王芳的话说的很吃力,也很急促,看得出的为秦双竭尽全力的担忧。

    秦双迎着王芳的目光,那些目光中的爱意,就像是漫天冰雪里,挂在天空中的暖阳,一直照耀到他内心最深处,连最潮湿的角落也没放过。

    秦双握紧王芳的手,紧贴自己脸颊,嘶哑沉痛的声音,有种低鸣的悲切。

    王芳还不知道,这次流产大出血很严重,为了保住她性命,兰茵在危险之中,已经跟他商量,断了王芳的生育机会,若不然她的温和性子,也不能发这么大的火。

    “我的孩子自然都是你的孩子,可你没了亲生的孩子……”

    “亲生的又怎么样,我也是我爸爸妈妈亲生的孩子,还是唯一的孩子,可他们什么时候想过为了我好好生活,安静一天,没有爱心,亲生不亲生又怎么样,有那份心了,不是亲生也是能有感情的。”王芳惨白的嘴边一直挂着笑容说话,说话的时候,有些苦涩的味道,期间她瞄了瞄房门口处的秦自强跟上官依兰。

    媳妇也从来都不是亲生的,虽然婆媳关系自古有难处一说,可天下间胜过母女感情关系的婆媳也不在少数,有没有亲生孩子,她真的不在乎,不然也不会有了孩子,没急着告诉秦双,她一直在犹豫这个孩子该不该要。

    如今掉了,也算没有那份母子缘分吧,也好,她已经有了三个孩子,尽管年岁上来说,差距没那么大,可三个子女儿孙,王芳觉得自己以后的人生绝对不会寂寞,精彩要胜过她的前半生的。

    秦双注视到了王芳的慈爱目光,心里更加怜惜,若不是王芳比自己还要善良的性子,他又怎么会已经一团死灰的心,再次燃起激情来,原本他以为这辈子再也不会为自己生活,一切只是为了三个孩子就足够,没想到人到中年,还能遇见自己的心动之旅,这让秦双心里一直感谢着生活的馈赠。

    回头恶狠狠的扫了一眼上官彪,秦双的目光落在儿子秦自强脸上沉寂了。

    昨晚的事情,在看见儿子的时候,一幕幕在秦双脑海里面重演,先前全心的担忧着王芳,这会王芳情况也算稳定了下来,看见秦自强,秦双目光沉凝了下来。

    原本想着不要告诉儿子的秘密,如今看来不说清楚,他担心对儿子的伤害会更加大。

    秦双看了一会面色没那么难看的儿子目光一直闪烁在上官依兰脸上,心中有着一种欣慰。

    儿子的情况似乎没有糟糕到他担心的那种地步。

    若有所思,稍稍凝滞视线,秦双转过目光,面色阴沉的看着上官彪。

    “我们的事情,就此结束了,只是请你记住,是因为你,我没了一个孩子,这件事,以后你必须补偿!”秦双的话说的很是不甘,说话期间看了一眼儿子跟上官依兰。

    上官彪看得清楚,秦双的意思,让他不要再干涉女儿的婚事。

    欲言又止,上官彪默默瞧了一眼女儿脸上的神色飞扬,他心里越来越明白,就算自己阻止,怕是自己的女儿他也阻止不了,从小到大,她也没阻止成功过女儿想做的事情。

    只是,在上官彪心中完全是完美优秀的出色女儿,就这样嫁给秦自强这样的一个人,他真的心有不甘。

    “哼!我果园还有事情,你们想吃什么干什么,请便!”上官彪一脸不悦的拂袖离开,秦家的人,他不愿再看一眼,至于女儿,他从来都管不了,事到如今,想管也不好管,他纵使不悦也只能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了。

    兰茵这时候正好走过来,跟上官彪擦身额而过,想说话,还没等说上,上官彪已经走过去。

    兰茵出口的招呼含在嘴边,脸上有些尴尬。

    上官依兰走过去几步,抬起手臂搭在兰茵肩膀上。

    “现在后悔还来得及,就算你带着孩子,我也能帮你找到一个你心满意足的如意郎君,他不值得你这么好的女孩子陪在身边。”上官依兰半开玩笑的看着闺蜜,显然是为了缓解气氛开玩笑。

    兰茵却没有因为上官依兰的话,脸色好起来,却更加难看起来。

    “别这么说你父亲,他不是你想的那样子的,你身为女儿,也不该这样说你父亲。”兰茵一直性子很温顺,这一次说的话却明显有点重了。

    上官依兰有些吃惊的看着闺蜜,她看得出来,兰茵这是真有些生气的,她的生气说明着,闺蜜跟爸爸在一起不是因为不得已的凑合,她在乎爸爸了。

    “噗嗤”一声笑出来,上官依兰有歪打正着的欣慰感觉,以前她一直觉得自己做了对不起闺蜜的事情自责,现在看来,她的错,成就了一段好姻缘。

    “对不起对不起,妈!女儿知道错了,以后再也不会这么说爸了!好吧。”上官依兰抱紧闺蜜肩膀,一声“妈”叫的玩味十足,却听得出的有些祝福恭顺的味道。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